中國書法網

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 立即注冊

        QQ登錄

        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《藝術中國》2015年第1、2期內容精選

        [復制鏈接]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1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38:45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七、清·張丙燮款明山石硯
        張丙燮款明山石硯,長16厘米,寬10厘米,高3厘米。正面頂端雕刻竹葉數叢,然后依石材的色階變化鐫一硯堂,底部刻八字篆書銘:先代相承,傳為世守。楷書落款:鴛湖外史張丙燮。張丙燮,清代人,號鴛湖外史。工山水。巢勛臨本《芥子園畫傳·第一集·增廣名家畫譜》有載。
        明山石硯產于今湖南芷江明山,因芷江古稱沅州,故又稱“沅州石”。該石以紫色為底色,間有淺綠、牙黃,尤以“紫袍金帶”“紫袍玉帶”為貴。早在南宋時期,芷江民間就有人以之制作硯臺,以及筆床、筆筒、墨幾、鎮紙、印盒等。
        硯貴有銘,然硯銘的考證解讀涉及文學、歷史、器物形制等,而要想挖掘出淹沒在歷史長河中的各種信息,并非一件容易的事,我雖有幸暫時擁有這些古硯,但深感研究之艱難,謬誤疏漏之處,還祈讀者教我。
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2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41:22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云在堂識小
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 楊未君


        陳寅生也是收藏家
        收藏活動所追求的品味和內涵是淵源有自的。自古至今,歷朝歷代雖有側重,但精髓不變。我們今天喜愛、收藏陳寅生的作品,也許正是呼應了這亙古不變的精髓。陳寅生在琉璃廠以刻銅為業,其博學好古,具有很高的金石學修養,使得他的藝術創作多了些圓秀典雅、精致高古的特質,頗合中庸之道。這些品質的形成,和陳寅生雅好收藏、具有較高的收藏鑒賞水平有一定的關系。
        在鮑康對陳寅生的記述中,有很多處涉及了陳氏的收藏。比如,陳寅生多次為鮑康收藏購買古物,其中包括“陰文半兩石范一”“大小官私印廿余事”“拓本兩朿”“三字齊刀”和“武氏偃師金石記四卷”等,這些古物中有一部分是著名收藏家平安館主葉東卿的故物。葉氏的老屋在琉璃廠不遠處的虎坊橋,因遭了火災,許多珍貴的文物半成灰燼,流落市上,陳寅生見了,購藏了不少,其中幾件轉給了鮑康。陳寅生在琉璃廠開店,地處舊京古物收藏的前沿,能夠及時掌握收藏信息,確有近水樓臺之便。陳氏的收藏有以藏養藏的性質,為一些官僚、大收藏家代尋藏品,做個中介,是生意也是他結交人脈的途徑。
        陳寅生自己的收藏重點,大致以金石碑拓為主。鮑康對陳氏的藏品也頗為肯定,曾多次為陳寅生藏品題跋,比如重要的《為陳寅生題平安館集古硯文字》,正是對這段文字的鉤沉,使我們了解到陳寅生和鮑康的親戚關系。
            除了《為陳寅生題平安館集古硯文字》,另外的鮑氏題跋還有:
        為陳寅生題化度寺碑摹本
        葉丈東卿所藏翁覃溪先生手摹化度寺碑銘,惜出自燼余,已非完本,而精光不掩古趣彌增。考證至十余頁之多,并合諸本校定,逐字夾行密書,析及一點一畫。朱墨縱橫,一生精力幾萃于是,老輩之不可及也如此。雖斷爛有不能句讀處,猶幸神物呵護。俾寅生拾殘補綴重裝以還舊觀,足為案頭墨寶。余留玩經月,媿素不工書未嘗窺臨池秘奧。晴窗展視但有贊嘆老來眼福不淺,亦復自喜也。
        為寅生題吳越王水府告文(圖1
        陳寅生復得葉氏所藏錢武肅王寶正三年投太湖水府龍簡文,雖出燼余而大致完好。周列龍文,長六寸闊四寸。楷書百七十九字,殊秀整。銜則大道弟子天下都元帥尚父守中書令吳越國王錢繆(金字旁)云云,至可寶玩。殆果有呵護者耶。寅生藏器皆至精。裝此屬題,資余眼福。雨窗展視,欣然志之。
        “寅生藏器皆至精”,看來,鮑康對陳寅生的收藏不僅是肯定,可稱得上是推崇了。寅生對自己的收藏也相當自信,在云在堂藏《陳寅生集古文字四條屏》中,陳寅生就摹寫了“漢解瀆亭侯澄泥墨寶”(圖2)并注明“妙嚴室藏器”。“妙嚴室”即陳寅生的齋號之一。
        陳寅生對收藏品的鑒賞水平在當時也享有聲譽。這從其為他人古物題跋中也可見端倪。2014年9月《書法》雜志中,有介紹上海圖書館所藏《盧氏涅金拓片及題跋》的文章《鏟幣中的巨無霸——文物真偽評定又一例》(作者松門),其中就有陳寅生的題跋(圖3)。目前發現的陳寅生跋古物文字還有多例,在此不一一贅述。
        陳寅生對文物的傳拓、修復和書畫的裝裱也很在行。說陳寅生是一位收藏家,并非過譽。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3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43:24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早期石硯的審美意蘊
        李哲偉(湖南常德)
        早期石硯,研磨器為其雛形。雖然以實用為主,但我們的先人愛美取向顯然易見,用美去裝點生活,這是人的本性。6000多年前我國新時期時代的仰韶文化,器形繁多、紋飾復雜的彩陶制品,那些無名畫師繪制的圖形,代表了人類遠古繪畫藝術的最高成就。商、周時期的青銅器,無與倫比的冶煉技術和紋飾造型,成為當今世界各大博物館稀罕的館藏重器。安徽省博物館展出的兩方漢墓出土的三足硯,其優美的造型和硯蓋上精湛的紋飾雕工令人贊不絕口。這些古代藝術品集中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習俗和人們的審美追求,作為文房之首的硯,向來倍受文人士大夫的青睞,其審美取向和文化內涵遠遠超過了一般生活用品。以下列舉本人收藏的幾方早期歷代石硯,力求能夠部分反映和佐證這一點:

           秦漢時期圓形石硯(圖一):直徑17厘米,高4.2厘米。這是一方硯蓋丟失且硯周圍多處殘損磕碰滿目瘡痍、不知經歷了多少人間浩劫磨難而有幸保留下來的殘器。仔細觀察硯墻向底內收,硯面圓圈外有框線,硯堂及中間凹陷的內圈表面殘存有大量粉紅色植物或礦物顏料(為其斷代的重要依據),同時又留有墨痕,此硯做工規整,線條飽滿流暢、莊重肅穆。雖為殘器,仍有其獨特的研究價值。
           漢代長方形研磨器(圖二):長13厘米,寬5.5厘米。該硯為陜西西安出土。此類板研漢墓出土較多,研石上圓下方一個模式。而該研石方圓之間進行三角幾何形切割,立體感更強,形態更美。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4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44:24 | 只看該作者



           三國官帽池四足石硯(圖三):長23厘米,寬16.5,高6厘米。該硯石質堅硬,在陽光下閃現銀色結晶體。硯形四周減底放邊,突出硯堂與硯池。硯池形如三國時期將軍帽盔。平面硯堂已深度凹陷,從堂、池內殘留的大量墨繡可以證明為使用所致。此硯最大特點是四面邊墻懸空部分均有弧度,所刻紋飾與硯池類同,相得益彰、古拙生動。         

        魏晉六邊形圍渠石硯(圖四):長20厘米,寬17.8厘米,高6厘米。硯分上下兩部分,上部鑿六方形硯堂,三線式圍欄,堂面略高,有研磨后的痕跡。硯堂六邊環鑿深渠,渠溝上寬下窄成三角形,用為墨池。下部內斂為底座,刻有六獸足及花邊紋。硯背銘文“乾隆四十四年”。此硯形制獨特罕見,線條穩健挺拔,格調高古,制作精美,具有魏晉時期的形制風格特征。底部款識應為乾隆年間后人所刻。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5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45:14 | 只看該作者


        晉代四方足蓮瓣池砂石硯(圖五):長24.3厘米,寬15.5厘米,高6厘米。此硯創意極富特色,由雙魚頂起的蓮瓣池,魚尾線蜿蜒到左右兩邊圍成硯堂。硯池上部空間,不對稱地雕刻有一對舞動的獅子和錢幣圖案,整體觀之清爽典雅,富有情趣。硯體鏤空后的四方足厚實、平穩,為兩晉時期的風格特征。
        南北朝方形堂池石灰巖石硯(圖六):長25.5厘米,寬16.2厘米,高5厘米。該硯減底淺鑿硯堂,深鑿硯池。硯池四角雕刻錨形紋飾,四角對稱、比例協調。周邊長墻刻青銅幾何紋飾,短墻刻圓形串聯紋飾,具有西晉南北朝時期紋飾風格。此硯出土后留有多處血沁。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6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46:02 | 只看該作者
        隨唐四足獸面紋紅石硯(圖七):長16.5厘米,寬10.5厘米,高6.5厘米。該硯石質極為堅緊,硯四周多處呈暗紅色,平面硯堂深度凹陷,被深入肌理的墨繡全面覆蓋,陷落處細膩、柔滑,想象該有多少文人書生與其苦度寒窗方能形成如此形態。硯墻分層斷開,四足外撇成三角形,足紋為狻猊頭像(古代傳說中的猛獸)此硯刀法嫻熟,紋飾勁挺,拙樸靜穆。
        唐代鳳字形端硯(圖八):長14.2厘米,寬10.5厘米,高4厘米。此硯為典型唐式鳳字形,有鐵銹般的沁色。石質細膩滑嫩,有青花、蕉白等端石石品。硯形兩端上翹,首圓尾闊。堂池一體,深度凹陷,硯底雙足與池底三點一線平穩支撐,符合古人直著研墨的實用需要。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7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47:16 | 只看該作者



        宋代弧形池犀角羅紋歙硯(圖九):長13厘米,寬5.5厘米,厚1.3厘米。此硯為湖北荊州宋墓出土,得之時沾滿污垢,經反復清洗,并用細砂打磨堂面,方顯現廬山真面貌,為一方質地極佳的犀角羅紋歙硯。金星、金暈并存。此硯硯體修長,前窄后寬,堂池三面圍細欄,上下略帶弧形。邊墻從上至下漸行內收,講究線條美,與胡中泰所敘“宋琴樣古犀羅紋歙硯”相似,為古代文人雅士掌中把玩佳器。
           宋代長方形葉形池紫金石硯(圖十): 17.5厘米,寬10厘米,高3厘米。硯面平坦,不加修飾。硯首深鑿葉形池。石質細潤,石色淡紫,發墨有芒。硯堂經歲月磨損已有凹陷,并顯現幾條血絲般石紋。側光可見細碎銀星,點點閃爍。硯四側隱隱約約可見青花和豆綠斑點。該硯硯背剝落、裂痕滿布,有出土灰痕,雕工高古洗練。
        通過以上從秦漢到唐宋之間不同時期不同風格的石硯,我們從中可以看出,漢唐跨越千年,硯足傳承不舍是其典型特征。而飽滿簡潔的造型和雄渾大氣得雕工,是早期石硯的主流風格。紋飾表現則以動物為主,如圖四的魚紋、圖六的狻猊紋等,充分反映了我們的先人對美的理解和追求。明代大學者陳繼儒有言:“文人之有硯,猶美人之有鏡也,一生之中最相親傍!故鏡須秦漢,硯必宋唐。”就他那個時代而言,顯然是正確的。然而歷史的車輪又前進了400年,今天當我們審視明清及近當代的石硯,你會發現因材施藝,隨形而作,硯臺形制變化百花齊放,注重石品之美和工藝之精為其發展變法的主流,那種硯文化的傳承流變閃現出來的智慧光芒,更需要我們去研究,鑒別,欣賞。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8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49:24 | 只看該作者



        羅章龍書自作詩
        ——“念樓壁上”之一
        鐘叔河(長沙)
        抽刀斷水水長流,語不驚人應便休;
        五十年來無限恨,山林朝市各千秋。
        羅氏自云此詩作于一九七八年,寫成條幅贈我卻是一九八五年的事。此時他已年近九十,但氣色仍佳。
        一九四八年在長沙,當時我還是個高中生,因家住河西,假日常在湖大閱報室和學生自治會等處留連。有次路遇一位身穿灰呢大衣、戴著黑框眼鏡、手拿幾冊圖書的中年人。同行的湖大外文系學生雷君告訴我,此人為經濟系教授羅仲言,他和另一位教授李達一樣,過去都是共產黨。
        羅仲言即羅章龍。他比毛澤東小三歲,一九一五年兩人以“縱宇一郎”和“二十八劃生”的署名結交,隨后同組新民學會,同在北京與蔡和森、肖子升等“八個人聚居小屋,隆然高炕,大被同眠”(毛澤東《新民學會會務報告》)。一九二零年北大建黨,最初成員為李大釗、張國燾、羅章龍、劉仁靜、李梅羹,李大釗負責領導,張任組織,羅任宣傳,毛澤東則回湖南建黨。一九二三年中共三大,毛羅同時進入九人的中央委員會和五人的中央局。一九三一年六屆四中全會,蘇聯將連中央委員都不是的王明硬塞進政治局掌握大權,羅章龍隨即成立“中央非常委員會”對抗,被政治局宣布開除黨籍。他于是進大學教書,成為了經濟學教授。
        一九八八年八月,我帶著岳麓書社出版的《椿園詩草》到北京去看羅章龍。他已被安排到中國革命博物館當顧問,在三道門住上了“部長樓”,很熱情地接待了我,主動給我寫了這幅字。寫的詩卻是《椿園詩草》中《炎冰室雜詠》九首之六,我看過了幾遍的,于是便笑著問他:
        “下一首還有兩句,‘眾口悠悠安足論,吠堯桀犬本尋常’,看來你老人家的牢騷不小呀。還有‘炎冰室’這個齋名,對世態炎涼恐怕也深有感觸吧。聽說你老早就申請恢復黨籍,不愿學李達重新入黨,結果并不順利,是不是啊?”
        “沒得的事,沒得的事。”他也笑著,連連搖手。
        “你老也不想想,建黨黨員,三屆中委,你老這樣的資歷,若是恢復了黨籍,位置又怎么好擺呢?”我還是笑著問。
        “沒得的事還要問,你也是湖南騾子,太倔了。”
        話雖如此說,他還是滿面笑容。“語不驚人應便休”,看來他真是“休”了,一切都放下了,想開了。他一面笑,一面又拿出一本《椿園載記》來送給我。這是三聯書店一九八四年印的,內部發行,乃是他的回憶錄,頭一節為《二十八劃生征友啟事》,最后一節中又談到汪精衛誤認他為鐵路工人,向他表示“今后愿誠懇向中共工人同志學習”,可讀性很強。

        攝影 王平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29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52:31 | 只看該作者




        念樓壁上 之二
        ——李一氓無題有贈
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        鐘叔河
        電閃雷鳴五十春  空彈瑤瑟韻難成
        湘靈已自無消息  何處相尋倩女魂
        李老(李一氓大我26歲)這幅字,是1983年4月寫了寄來的。上款“無題書奉叔河同志雅鑒”,“無題”即是詩題。
        此前不久,他有文《紀念潘漢年同志》,也用這首詩開頭,并且解說道:“第一句指1926年漢年同志參加革命到1977年逝世;第二句指工作雖有成績而今成空了;第三句指死在湖南不為人所知;第四句指其妻小董亦已去世。說穿了,如此而已,并無深意。”
        顯然這是一首追念亡友之作,雖然聲明“并無深意”,其實還是大有深意的。
        一九二六到七七年正好“五十春”,五十年來“電閃雷鳴”一直不停,電母不停地燒,雷公不停地打。前二十多年,潘漢年跟在雷公電母左右,燒的打的都是別人;后二十多年,老革命成 了 反 革 命,燒的打的就是潘漢年小董等“湘靈”“倩女”了。
        詩人對此的感受,《紀念潘漢年同志》文中有所說明:“1955年‘潘 楊 事 件’發生,有好多疑點……因為他和我是眾所周知的好朋友關系,我也受了一些嫌疑……甚至有負責同志追問過我,‘潘漢年的事你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嗎?’所以對于這個案件,我也就只有避之唯恐不及了……從1926年算起,我們大家都經歷了一場接一場的大風暴,有時驚心動魄,有時也目眩神傷……”
        這番自述,豈不是對“電閃雷鳴五十春”更切實的解說,也就是這首《無題》深意之所在么,但他為何會將它“書奉”給我呢?
        我和李老只有過“一面之交”,一次面對面的交談。那是1982年3月,他不知從哪里見到幾本《走向世界叢書》,便通知我進京開會。會期八天,彼此都忙。某次用餐時,他移樽就我,說有部由緬甸去英國的清人游記刻本相贈。我知道這是王芝的《海客日譚》,因已有復印本,便辭謝了,卻急于向他說起曾國藩全集必須重編的道理來。他對于原刻《曾文正公全集》有哪些“不全”也感興趣,聽得津津有味。大約交談了四十多分鐘,連準備送他的一本我在勞改隊時油印的《水滸葉子》(因為見過他介紹《明刻陳志蓮水滸葉子》的文章)都來不及提,我便在陸續來找他談“項目”的人快要圍成一圈時告退了。
        雖然只有這“一面之交”,李老卻一直關心著我的工作和文字。9月和11月間,他兩次來信,動員我將為《走向世界叢書》各種所寫的前言“集合起來,印為一冊”。后來《從東方到西方》準備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,他又寫來了精彩的序言。1983年3月,《人民日報·大地》發表了我寫的《潘漢年夫婦最后的日子》,一個多月后,便收到李老寄來的這首《無題》,這回他卻沒有另外寫信。
        李一氓是真正的老革命、老文化人。我還未出世,他就譯過《土地問題》等許多書,編過《文化批判》等好些刊物。我六歲時,他就當上新四軍和東南局的秘書長。1982年我在湖南人民出版社當編輯,他則是中紀委副書記、中顧委常委。他和我之間的距離,實在大得很。
        應該說,在很多方面,李一氓和我都是迥然不同的,我和他完全沒有可比性。但是,迥然不同的兩個人,某個時候也可能會產生某種共同的理念或感情,比如說,對《水滸葉子》的喜愛、對走向世界的關心……還有電閃雷鳴時的“驚心動魄”,對潘漢年之死的“目眩神傷”……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3.8
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攝影:王平)
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      
 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        圖片說明:
        1.李一氓書《無題》詩
        2.李一氓八八年十一月二日信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該用戶從未簽到

        7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287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99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版主

    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    金錢
        312 網幣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99
        30#
         樓主| 發表于 2015-5-18 16:55:29 | 只看該作者



        李銳的三次贈詩           
        ——念樓壁上之三
        鐘叔河
        今年九十七歲的李銳老,是我一九四九年進報社時的老社長,曾三次寫詩相贈,其一云:
        依然一個舊魂靈,風雨雖曾幾度經。
        延水洪波千壑動,廬山飛瀑九天驚。
        偏憐白面書生氣,也覺朱門烙印黥。
        五十知非猶未晚,骨頭如故作新兵。
        此原是他的五十自壽詩,一九八二年(壬戌)寫寄我時,他已經六十又五,“延水洪波”和“廬山飛瀑”早都過去,其本人亦非“新兵”而是中央委員了。
        一九七九年平反改正時我四十八歲,到一九八二年正好年滿五十,對于“作新兵”確實不夠努力,但讀到“依然一個舊魂靈”和“骨頭如故”時,想起克倫威爾的名言“Paint me as I am”,仍不禁頓生“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之感。
        贈我的第二首詩《寄叔河老鄉》,就是直接對我說話了:
        次青并列謝恭維,無奈生平不合時。
        幸有言辭飛網上,老夫尚保歲寒姿。
        李銳和我都是平江人,次青為平江先賢李元度之字。二零零三年我作文悼念一九三三年蘇區肅反錯殺的“平江才子”毛簡青,文中有云,“平江與江西義寧接壤,兩地文風皆盛。平江古有李次青,今有李銳,都是有名的才子,毛簡青生于二李之間……”都是如實敘述,并無意恭維也。文章亦未寄給李老看,是他后來在報刊上看到的,寫詩寄來則是二零零四年(甲申)的事了。
        二零零七年初朱純去世,有哀啟告知親友,李老收到后立即寄來了挽詩:
        患難夫妻難問天,賤民生活史無前。
        鮒魚涸轍相濡沫,同德同心是宿緣。
        上款“朱純同志鄉賢千古”,下款“九十叟李銳敬挽”,隨后又托朱正兄帶來了紀念文章,曾在《芳草地上》公開發表。
        我自幼體弱,怯于出行,至今只進京四次,并未與李老談過朱純的事。朱純更只去看過一次他,李老和張大姐為她特設家宴,請來京中舊時相識的女同志賀富明等作陪。席間他對朱純說:“鐘叔河坐牢九年受了苦,你受的苦比他還多,朱正和柳思都這樣說的,還把你做木模工養活幾個小孩、憑本事做到了五級師傅的事也告訴我了。將你們夫婦這樣率真、這樣能干的人開除、勞改,害得骨肉分離,真是太不愛惜人才,太不應該了!”朱純回來轉述此言,仍然感動得流淚。
        以上三詩,均已收入《李銳文集》第九卷《龍膽紫集》中,文字偶有不同,此處均依原件。

        (13.12.29)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攝影 王平


        回復 支持 反對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中國書法網

        GMT+8, 2019-11-19 21:25 , Processed in 0.088821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九九热在线视频精品6